河北正域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 信封型骨架信封型骨架信封型骨架是除尘滤袋的肋骨,它应轻巧,便于安装和维护,信封型...
  • 喷塑除尘骨架喷塑除尘骨架喷塑除尘骨架具有出色的抗腐蚀性,表面经静电喷涂处理,耐腐、耐...
  • XDC系列新型磨机袋式除尘器XDC系列新型磨机袋式除尘器机体结构紧凑,布局合理,与其他处理相同风量的收尘器相比,占地...
  • 大倾角螺旋输送机大倾角螺旋输送机大倾角螺旋输送机整机布置形式: 台大倾角螺旋输送机通常由螺旋机...
  • 链板式输送机链板式输送机MS型埋刮板输送机可输送的物料举例:煤粉、碎煤、烟灰、碳黑、碳...
  •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 公司动态 >

    又年端午,粽香情浓

    发布日期:2018-09-18 发布者:河北正域

    几段思愁,几段伤,

    含泪泣血,祭屈原。

    断魂怀伤,话端午,

    棕香情浓,拾忧笔。

    【烟雨思绪,如雾如绡】

    独倚在窗前,望着白茫茫的云霄,柔弱的白光迷离了双眸,清风微拂,弥漫着丝丝芳香,飘落了地的思念,窗棂边缘映着少年模糊的棱角,股酸意好似要把空洞填满,眼帘泛起了轻雾,视界已看不清窗外的景色。

    寂寥的思绪荒凉了这莫名的情愫,窗外迷茫的雾气湿了流年的睫毛,昨晚还依稀掉落成线的雨,未干的路道上仍留有点点积水,湖面荷叶似乎舒展了些许,静卧在荷叶上的水露似在以轻吻的方式问好,柳条末梢垂下的露珠也似在欢呼,鸟儿也叽叽咋咋迎来了这个雨后的清晨。

    时光荏苒,在晃眼间,岁月便流失于指缝间了,昨晚小楼又春风,今夕人去楼早空,曾经的场景已不复存在,那个喜欢缅怀的傻小子如今已是默然少年,少了傻傻的笑容,多了冷冷的安静,少了飘荡在村庄的身影,多了寄存在外的思念。

    家,家人;故,故乡。简单的字眼却饱含多少游子泪,少许的字眼却记挂多少爱恋,个熟悉的画面便能引起心中的涟漪,儿时的歌谣便能酝酿思念的苦酒。远处的热土,承载着我们儿时梦,远处的亲人,等待着我们的归去。

    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年又要人在外过着端午……

    【字里行间,粽香浓浓】

    1个在外求学的游子,个异地他乡的少年,飘飘荡荡几年,空气中熟悉的味道便是我的愁绪,字里行间的音符便是我的思念,喜欢游走在文字间,拾取零落的记忆,喜欢徜徉在角落里,回味熟悉的记忆。

    又是年端午,粽子的香味已飘远,残留的点滴,模糊了谁的记忆?湿了谁干涸的夜?或许该放下忙碌的心,静静的在那个角落里重拾熟悉的梦,静静的点着鼠标,视界停滞在散文网,把心定格在粽香浓浓的文章里,闭上眼,回忆儿时的切,缝补记忆的裂痕。

    细细地读着篇‘万水青山粽是情’,用心感知着那份粽情,分享着若兮姐的暖意,‘心如糯米,越粘越紧。情如粽叶,越煮越香。快乐如射线般,延长’是的,延长,延长了回忆的思念,延长了心中的泪水。

    看着若兮姐和外婆同包粽子,荧屏前的文字幻化成了童年的画面,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婶婶,还有弟弟,各忙各的,不时抬起头,摆弄自己包的很漂亮的粽子,脸上的笑容似乎在为自己的佳作而满意,爸爸生火,妈妈帮忙,家人其意浓浓的等待着粽子煮熟。

    香味,我闻到了香味,很浓、很浓的粽香……

    【思意浓,干涸无泪】

    反复的上下翻动滚轮,文章次次的移至段,遍又遍,边看边想,边揣摩边回忆,曾经的花儿再次盛开,心得到慰藉,喜欢这种感觉,温馨很充实。

    下刻,心被这篇‘细水长流,翻不完的相思愁’所俘虏,淡墨笔直的文章,那个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他总是能织出美丽而令人遐想乱千的文章,‘我没有带走片风景,我只是携着故乡的真情,紧紧捧在怀中久久凝视着’是的,凝视着,凝视着岁月的流失,凝视着青春的逝去。

    ‘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情’,在这城市中,没有故乡的静谧,没有故乡的黑夜,喧嚣的街市,密麻的人流,嘈杂的夜景。抬头,夜空是泛红了,心是凉的,于是便有了那篇‘霓虹灯,红了黑夜的星空’。

    感知着淡墨的思意,好想呐喊,故乡的景啊,你可知千里外有人儿在怀念?故乡的人啊,你可知千里外有孩子在想念你?那股思意无处倾诉,那股酸泪肆意搅扰着少年的心绪,如今只有在那个角落静静的独自酌情。

    想妹妹了,那个只有几岁的妹妹,我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含泪泣血,断魂怀伤】

    后天便是端午了,江南祭奠屈原的日子,我想那时会有赛龙舟吧。

    阵阵鼓声,蛟龙跃江桥。桨叶劈浪,声声鸣千丈。江中水龙,翻腾雀跃起。杆头争彩,岸上人呼啸。

    几十条船同出水,船上的青年们头系红丝巾,铿锵的舞动着手中的浆,挽手插入水中,挑起飞溅的水花,有些船头高翘,船尾潜入水中,船上的人齐声用劲,急浪好似龙嘴里吐纳的雾气,如吞云吐雨般。

    这样的状景,不知江畔的人看到没?那个发出‘何灵魂之信直兮,人之心不与吾心同’的人,那个浅吟‘心郁郁之忧思兮,独永叹乎增伤’的人,多少年过去,多少次祭忌,你已不再是人,你有我们,有所有的人。

    用怨愤、忧愁而著的《离骚》,融进了你的嗟叹,你的悲情,你的离忧。断肠寸断,我们都知晓,我们都跨越了历史的时空,共同经历了那些流放,共同幻想了那些曙光,共同感到了救国无望。

    路漫漫,有我们同你起求索!